短视频豆奶成版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其实……我知道一些内幕,季悠然当年喜欢夜狼,通过无数势力找到夜狼,但是惨遭拒绝,因爱生恨。我就说,为什么老是对付黑市的人,现在我总算是明白了。夜狼失踪这些年,大家都传言他已经死了

,季悠然应该是得知傅西城的下落,所以追问夜狼行踪的。”“所以……我想让好好照顾他的女儿,他虽然被抓走了,但我需要负责傅童谣的安危。另外,我需要让顾微帮我传话,我想要见季悠然。季悠然那个更年期提前的老女人,竟然把我的人全都打成重伤送回

来了,我实在无计可施,只好找了。”

“那个女人……简直就是疯婆子,根本没有我老婆半点贤惠。”

言晨气愤的说道。

他也担心傅西城的安危,如果死了他没什么感触,就怕人没死,自己没什么举措,等傅西城回来,估计还要找自己麻烦。

所以,他必须救人,不管成功与否。

“傅童谣估计带不走了,意暖和她投缘,很喜欢这个孩子,打算这段时间放在身边照顾。至于传话,我征求顾微的意见,怕季悠然,我也担心顾微的安危。”

“谁说我怕那个更年期老女人了?”

言晨拍着桌子,不愿承认。

“黑市最近的动静越来越小了,难道不是为了防着她?”

果子的暖秋风采

顾寒州不客气的挑明,言晨顿时一点脾气都没有,只能悻悻作罢。

帝都的人最怕得罪两个人。

一个是如今东郊的商业帝国顾家。

一个是西郊的高层中心季家。

季悠然是女人,让人闻风丧胆,不管黑道白道都要礼让三分。

有人说,宁愿和小人斗,也不要和女人斗,因为女人根本不讲道理。

顾寒州打电话给微微,微微倒是爽快,没有任何犹豫答应下来,下午就让季修带自己去季家。

这件事暂时有了着落,只要等顾微回复就好。

他还有另外一个问题。

“知不知道傅西城的亡妻?”

“一概不知,我都不知道他妻子到底是谁,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夜狼失踪的时候,傅西城也消失了,等他回来后,就带着一个孩子,一直在外四处求医。”

“他女儿是什么病?”“先天性心脏病,需要心脏源,必须在五岁前手术。傅西城应该很爱他的妻子,不然不会如此看中这个孩子,为了这个孩子东奔西跑,将整个傅家弃于不顾。如今才回来接手,引来了不少人不满,但他在短

短数月之间,已经把那些反对的声音都压了下去。”

“反对他的人,全都下落不明,可见他也是个狠角色。”

顾寒州闻言微微眯眸。

巧合吗?

傅西城的孩子和顾顾竟然是一模一样的病情。

“那知道他亡妻和意暖有几分相似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根本不知道他妻子长什么样,合不合法都是个问题。”言晨摇头,表示不清楚。

这件事瞬间断了线索。

……

傍晚六点钟顾寒州才回来。

许意暖见他回来,面色深沉,心脏也咯噔一下。

“怎么样?是不是情况很不乐观?”

“季悠然答应见我们一面。”

“那这是好事啊,为什么脸色这么难看。”

“她点名道姓,要带着傅童谣去。”

“我?”许意暖指着自己的鼻子,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还有自己。

顾寒州微微拢眉,眸色深沉,也不明白季悠然想要干什么。“到时候微微会陪一起去,我也会在季家附近,有什么事只需要给我打电话,我必然会去季家讨要一个公道。如果害怕,告诉我,我替回绝。傅西城虽然没有伤害,但他也绝非善类,我是不喜

欢和这样的人接触。”

“但我不限制的自由,应该有自己的朋友圈。去还是不去,做决定。”

他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脑袋,眼中充满宠溺和疼爱。

他最不想让许意暖接触那些复杂的人,他宁愿她永远像一张白纸。

可……是他把她丢入染缸的,却又想她置身事外。

太难了。

许意暖也陷入深思,为了一个结实两个月不到的杀手,自己真的要去吗?

她不知道去了季家会发生什么事,也不想卷入季家和傅西城的恩怨当中。

她以前就是个鸵鸟,遇到麻烦能躲多远就躲多远,而如今……

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弱弱小小的声音。

“妈咪……是爹地有消息了吗?”

她转身看去,看到谣谣站在楼梯口的柱子旁,小手紧紧地抱着柱子,探着脑袋小心翼翼的问她。

她很害怕听到傅西城任何不好的消息。

许意暖对上她乌黑的眼睛,像是璀璨的琉璃,水汪汪,无辜的看着自己。

她的心瞬间软了下来。

她冲着她招招手,她这才从柱子后面出来,对于这个新环境,她还是有些害怕的。

许意暖将她抱在怀里,道:“我带去找爹地好不好?”

“真的吗?有爹地消息了?”

谣谣眼睛一亮,情绪激动的说道。

许意暖笑了笑,点点头。

谣谣开心坏了,抱住许意暖的脑袋,就么么两口。

“谢谢妈咪。”

“妈咪可不是最大功臣,他才是哦。”

许意暖指了指顾寒州。

“谢谢爷爷!”

谣谣童真的喊道。

“咳咳……”

顾寒州听到这话,剧烈咳嗽起来,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许意暖听到这个称呼也微微一怔,半晌才反应过来,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许意暖,这是教的?”

顾寒州缓和过来,狠狠蹙眉,面色不善的看着她。

该死的!

辈分真是乱了套了,一开始只是叔叔,现在都要成爷爷了,他才二十九岁而已!

许意暖无辜的耸耸肩:“她叫我妈咪,我叫叔叔,她喊一声爷爷不为过啊。顾老三,想不到年纪不大,这辈分跨度不小,孙子辈的晚辈都出来了,高兴吗?”

“高兴个屁。”

顾寒州很不悦的爆了粗口。

“孩子在呢!”

许意暖急急忙忙捂住了谣谣的耳朵,把她交给安叔,让他带谣谣下去吃完饭,早点睡觉。

谣谣一离开,顾寒州欺身而上,搂住了她的蛮腰,道:“许意暖,我还没结婚,未婚妻跟我同床共枕一年多,我还没吃到肉,问我高不高兴?”他阴沉沉的说道,很是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