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色应用软件

♂? ,,

奇怪了,这个龙二少,怎么看着自己的未婚妻被别的男人抱着?

这点,樊南意外。不过,他现在也没有过多的心思去询问这事儿。

而龙洵呢?他以为慕裕沉抱着的是“诺安”,而他心底一直清楚“诺安”就是慕裕沉的女人,自然就知自己没有权利去干预这些事。

而龙老爷子,之前虽然是跟着的,但见温晓安了后,他暂时就离开了,没上这车儿。只因温晓躺在慕裕沉怀里时,还不忘跟经过的龙老爷子偷偷说了声她并没有出事。

而龙老爷子虽然意外于慕裕沉对她这样的举动,但也没有过多的问。

不过,话题转回,此刻的重点,便是这位暗鹰老大的情绪了。

他正很不爽的跟慕裕沉谈着条件。

心底想着,待会儿无论花多大的代价,他都要将这姓温的女人给搞到手,捏死她。

“闭嘴!”结果慕裕沉道:“回去说。”

回去,指的是他暗鹰的地盘。

“——怪癖!”樊南听后,只以为慕裕沉是讨厌在车上议事。

湖边的长发清纯美女

他又很快的想到这里还有龙洵啊、司景歌啊这样的外人,以及一些小跟帮这样的小人物,如果在这里谈条件,讨论的话题牵扯到什么机密怎么办?似乎,车上,的确不是什么好谈话的地方。

好吧,那就先回去。

樊南沉住气,看了一眼手表,察觉到时间其实没过去太久后,还是暂时没有发作的真闭了嘴。

这位樊大帮主哪里知道,慕裕沉现在不跟他谈,也就是男人此时感觉到了怀里的女人——很困罢了。

晓晓似乎要睡觉,当然不能太吵。

……

车停下,慕裕沉抱着温晓再次来到暗鹰总部时,温晓此时已经睁开了眼。

她上车的时候,虽然是清醒的。但刚刚在车上,的确眯眼睡了会儿。

时间虽然短暂,但是此时的温晓,身上的气力恢复了不少。再加上她对于受伤什么的,耐性还真的足够强悍的,所以,倒也不觉得身体有多难受的。

“慕先生,放我下来,我想去洗手间清洗一下。”温晓此时终于将脑袋从慕裕沉的怀里钻了起来,抬头,看向了那一脸沉郁的男人。

温晓现在的脸啊,手啊,都挺脏的。除了血迹和灰尘之外,还因为被烟呛了的原因,黑糊糊的。别说她现在面对着慕裕沉的胸膛了,哪怕她站起来,只怕常人看到她现在这张脏兮兮又是血迹又是黑烟的脸,也看不清楚她长了一张怎样的脸。

温晓以为,慕裕沉会说带着她去洗手间的。结果,男人的回答很少见的出乎了她的意料,道:“好。”

男人声音温和,说完,慢悠悠的将她放了下来。温晓怔了怔,随即就感觉到男人的大手在她脸上轻轻抚了抚,动作亲昵又宠溺,却并没有说什么。

随即,他便看向了另外一处——景歌的方向。

但也只是扫过去了一眼,并没有任何说什么。

温晓没看清楚慕裕沉的眼神,只是在想着慕裕沉看景歌,意思应该是让她带自己去洗手间清洗,也没多想什么。

“诺……我……扶去。”景歌显然也懂慕裕沉是什么意思,立即走了上来,扶着温晓,却紧张的连名字都只唤出了一个字。

温晓的脸现在脏兮兮的,看不清楚容貌。所以,景歌还不知道她是温晓,温晓也不意外。

而温晓,其实没想到的是,慕裕沉刚刚看景歌的那一剂眼神,阴暗得就像是想杀人,厉似修罗。

景歌刚刚只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在这个男人的那一剂目光中被吞噬了。太可怕了!

她的心此刻哆嗦着,却不敢在温晓面前表现。但她知道,自己被吓到了。

太可怕了!她以前知道慕裕沉冷漠难接近,却绝对没有想到他有时候会可怕到这种程度。

缘由,景歌当然也清楚。

都是她的原因才害得“诺安”经历了这些。景歌现在还忐忑不安着,不知道“诺安”有没有被那群男人给……

不过,她不敢提。只得将所有的不安暂时压在了心底。牵着温晓,在慕裕沉冷嗖嗖的目光之下小心翼翼的去往了洗手间的方向。

……

樊南此刻就站在慕裕沉不远处的方向,看到这一幕时,神情各种诡异的一直瞪着温晓那从容离开的背影上,直摇头。

真丑啊!

就这么一个邋遢女人,慕裕沉竟然也下得了手!

什么眼光!

瞧瞧,走个路都走不稳,一晃晃的。

还有那脸……好吧,脸他看不清。但感觉里就是一个大丑女!

呵呵!

樊南在心中嘲讽完,便抬起头来,想跟慕裕沉谈谈酒吧跟自己弟弟的事情,结果就听到,这位慕爷,在看到那温家的女人离开了之后,便抢在他前头出声了,道:“今天在酒吧的那些十个人呢?我现在要见到他们。”

慕裕沉这种不将自己当外人的语气,樊南也见怪不怪了。

“姓慕的,老子现在跟谈女人的事。开个价,将她交给老子。”

“我现在要见到那酒吧的十个人。”慕裕沉重复,语气坚决。

樊南也不反驳了。

没办法,他急着解决自己弟弟的事情。弟弟的生命,可还受到威胁呢。

他是不怕跟这男人据理力争几句。但是——耽误时间啊!

罢了!先把酒吧的事情搁一边,稳定这姓慕的情绪了,跟他谈好弟弟的事情最为重要。

于是,樊南很快跟一个小弟嘱咐了几句。

没过多会儿,慕裕沉的眼前,便被抛来了一个男人昏迷的身体。与此同时,九名受了伤,但伤重程度不一定汉子也来到了他们跟前。

一共十人。

虽然说之前看到的时候,昏迷的有六个。但是现在,五个已经醒过来了。也就只剩下一个晕着的正躺在那里。

“都到了,想干什么?”

樊南问。

此时在场,除了这十个人外,就没有别人了。因为都已经被樊南给支走了,

樊南想的是,慕裕沉绝对是不敢在他的地盘胡来的。

然而……

没过多久过后,他就明白,这个男人真他妈是敢胡来的……

“进酒吧干什么?”慕裕沉这个时候,没理樊南,只看着那清醒的九个人。问道。

“我……我们只是按照吩咐,玩……玩一个女人罢了。”一人回。

他们,也不敢不回。

而另外一名机灵点的,立马接话,“不过,我们也只是存了这份心,但并没有做什么。那妮子厉害得很,哥们几个是被她打成这个样的。别说做什么了,连个手都没给亲着。”

这人说着说着,又看向樊南,道:“老……老大,那妮子还放了火……”

“老子知道!”樊南回。

放火的事,他自然是知道了。

只不过,此时他神情还是略微的涌过了些许惊疑。

之前还不懂这些人为嘛玩个女人,玩了这么个结果出来。

他当时是想不通的。不过,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被玩的猫儿爪子竟然这么利!

这特么的——真够辣的呀!

真彪悍啊!

这么汉子,那模样,一定也是个粗汉子级别的。

原来慕裕沉好这口啊!

“什么眼光……”

樊南瞪了慕裕沉一眼,眼神有些鄙夷。

结果——十秒!

就在他这句话的话音刚刚落下去十秒过后,就见到,刚刚还站着跟他交代事情的九个暗鹰小弟,突然间倒了地,而且。他们的眉心,出现了一个子弹穿越而过的痕迹。

而另外一个还处于昏迷状态的。同样,也被子弹破眉心而入。

十个人,在他话落后的十秒过后,瞬间毙命!

是的!是毙命!而不是昏迷!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眉心的部位被子弹穿过会是怎样的结果。

“……”

樊南猛地瞪了下眼,看向了慕裕沉,见到的,正是这个男人,此刻脸色前所未有阴沉、气场前所未有恐怖的男人,正举着手枪的动作。

枪,自然只可能是这个男人开的。

枪是消声的,没有惊动外边的人,所以倒没扰得其他人进来。

“我的人,以后再敢动,无论是谁,都是这个下场!”慕裕沉开口了,“这十人,理所当然这样的下场。还有,背后真正操控的人,我不管是们的左护法还是右护法,三天之后我要结果。再是,我要们暗鹰帮我做一件事,针对于艾米那个女人,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接受条件,我还弟弟?不接受,我肯定——再也见不到弟弟。”

男人语气坚定,眼神嗜血。

这一句句话听下来,哪怕是跟慕裕沉打交道多年的樊南,也震惊的愣在原地好半晌都说不出话来了。

樊南自认为,他是了解慕裕沉这个男人的。但他以为的那个男人,虽然雷厉风行,狠辣,但一般情况下不会做这种以黑报黑的事情。

尤其是,这个男人,一般是不屑于对付女人。更是恶心于用那样的方式对付女人的。

但他现在这话是什么意思?

让他们暗鹰对付艾米,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这八个字,说得隐晦,但樊南不至于听不出来这层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