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黄瓜是绿的不是黄的呢

安暖心里很得意今天不用见到容炼野,不然那场面绝对十分尴尬。

可是让她不解的是,容炼野口中所说的抓回去……是什么意思?

他不是提前来这里好准备参加文艺峰会的吗?

“时小姐,到了,”

冯骞的提醒让安暖立刻回过神来,向窗外看去,男人已经站在外面等她了。

安暖急忙打开车门下车,走到男人的近前。

抬头望着近在咫尺灯火通明的宅院,安暖扯了扯男人的衣袖,“傅西珩,要不……我还是不要进去了吧?”说到底,她心里还是有些胆怯的。

“后悔了?”男人眼底浮动出浓厚的笑意向她看来,安暖心尖猛颤了一下,不知道他所说的后悔是指什么。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安暖下意识地转过身去,就见一身燕尾服的沈牧白走了过来,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只是脸上的表情极其寡淡。

在他的旁边,还有刚刚出差回来正好赶上傅奶奶生日的唐煜纶夫妇。

安暖以前并没有见过傅西瑶,但看她牵着小团子的手和唐煜纶肩并肩,便也猜到是她了。

可爱调皮的俏皮婚纱公主

况且那眉目里,和傅家人有着几分的相似。

几个男人打过招呼后,小团子拉着妈妈的手来到安暖近前,扬起白嫩白嫩的小胖脸儿来,“仙女姐姐,这是我麻麻,”

说完,又仰头看着傅西瑶,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忽闪几下,“麻麻,这就是小舅家的那位仙女姐姐,就是她做鸡翅给我吃的,”

傅西瑶秀外慧中,一看就是位贤妻良母,抿唇对安暖笑了笑,目光里带着一股异样的情绪。

安暖也尴尬地回应了一记笑容,抬手将耳边的碎发别过,心想着孩子的童言无忌还真是害人不浅啊。

一行人一起来到宴会厅中,见商政两届名流都来了不少。唯独剩下两位老人还没有下楼。

今日傅奶奶八十大寿,有多少人是借着这么个机会想巴结傅家,好让自己从中获利,在以后的道路上越拓越宽……

安暖向人群中望去,发现并没有她所熟悉的身影,心里正纳闷儿时,就见两位老人一身休闲又精神的打扮从楼上互相搀扶着走下来。

安暖目光停留在两位老人身上,只见傅奶奶还是一脸慈祥的笑容。而一旁面色严肃的老爷子今日脸上也是难得一见的喜悦。

那一刻,安暖脑海里闪过了一个词——岁月静好。

傅西瑶见状,立刻笑意嫣然地走到两位老人近前,小团子则是也跟在了后面,一口一个太姥姥太姥爷的叫,小嘴儿甜的呀,安暖都忍不住唇角上扬。

“咦,糖糖那个丫头今天怎么没来?”傅奶奶眼尖地看见了不远处的沈牧白,平日里那个丫头就喜欢跟在他身后。

沈牧白手里擒着酒杯,阔步走到傅奶奶近前,说了句祝福的话,并没有开口回答老人刚才的问题。

“小姑姑她在拍戏。”傅奶奶倒是也看出了一些门道,听见一旁的小团子这么说,眼角的皱纹堆起。

Ps:书友们,我是婳然,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