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清直播apk下载

清荷院的右边角处有着一棵大树,一棵看起来颇有些年份的大树。

这棵大树虬劲有力,枝 叉向天,既便是在大冬天,也带着一股子锐利冲天的感觉。

但这不并不是卫洛文在意的原因,在意的是燕怀泾接下来的那句话,一听之后,他不但脸黑了,手都气的颤抖起来。

“那边的这棵大树真不错,华阳侯莫如把这棵树给了我吧,我把它住在新建的院子里,倒也是一件风雅的事。”燕怀泾斜睨了一下凤眸,笑道。

“燕世子,这树却是不能给你,清荷院的风水不错,是因为这棵树。”卫洛文冷着脸咬咬牙道。

他自觉自己涵养不错,但这会也隐隐有些控制不住.

“莫如华阳侯把这树给了我,然后再到我府上去挑一棵更适合世家千金的树?燕国公府府里这样的树不少,但这么虬劲有力的树,却很少看到。”燕怀泾啧啧称赞道,一副喜欢的不行的样子。

大步走过去,来到树下,仰头看了看,更是连连点头。

这腹黑的狐狸又在什么妖娥子?

卫月舞当然不相信燕怀泾的表现,但看到父亲被气的青一阵,白一阵的神色,不由的一阵默然。

这人今天来这里,不是特意为了气父亲的吗?

怎么看他都是故意的,而且件件都挑父亲在意的事说,莫不是父亲惹了他什么?怎么看这位世子都象是来找茬的!

古风美女淡雅高洁不可亵玩

“这……还是太麻烦了。”对于燕怀泾的这个提议,太夫人也目瞪口呆起来,半响才缓缓 的道。

建一个院子再把别人家院子边上的树也撬走了,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不麻烦……”燕怀泾笑道。

“世子,这树就不必了,舞儿喜欢这树,纵然这树长的不秀气,但她喜欢就好!”卫洛文己不耐烦的打断了燕怀泾的话。

“既然郡主喜欢,那就算了。”燕怀泾一脸的失望,伸手在树上拍了两下。

这会时间两个小厮己经量了出来,连带着画师也走了出来。

燕怀泾这次也没纠缠,冲着太夫人和卫洛文深深一礼:“多谢华阳侯和太夫人行了个方便,若以后有暇,请来燕国公府赏玩,若是看到什么好的树,大可直接撬了来。”

这话说的卫洛文心口又是喷喷的一气。

“世子客气了!”太夫人笑道。

“世子,请,我送送你!”卫洛文强压住心头的怒气,伸手往边上虚虚一引。

“华阳侯客气了,我其实己认识路,可以自己回去。”看到卫洛文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燕怀泾的神色越发的悠然起来。

“世子难得来我们府上一次,怎么能不送世子出去。”卫洛文这回是铁了心的要把这瘟神给送走。

谁知道他一个人走的话,会不会又整出什么事来。

他们这边一大群人离开,太夫人的眉头却慢慢的皱了起来,目光落在一言不发跟在他们身后的卫月舞身上。

“舞丫头,你说进京的时候,是燕国公世子主动出手救的你?”

“是的,当时危险,差一点点舞儿就命丧在那里,幸好燕国公世子经过。”卫月舞中规中矩的答道,知道这位多疑的太夫人心里己生了疑心。

“他带着你一路进京,没发生什么事吗?”太夫人细细的盘问道。

“一路上,我自有一辆小的马车,跟在燕国公世子马车身后,自救下之后再没有交集。”卫月舞大大方方的答道。

这事她还真不怕太夫人去查,那个时候燕怀泾和自己的确离的很远,也没见这个腹黑的世子来招惹自己。

听卫月舞这么一说,再看到卫月舞坦荡的脸,太夫人也觉得这事可能跟卫月舞没关系,就让卫月舞回去休息,自己带着宏嬷嬷等人返回静心轩。

走了一会,太夫人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身后,这里离清荷院己有一段距离,而且还绕了几个弯,卫月舞的身影早己看不见。

“你觉得这是什么意思?”太夫人一边举步一边问道。

“奴婢觉得,这燕国公世子……似乎对郡主有意思!”宏嬷嬷知道这话是问自己,皱了皱眉头道,然后向身边的丫环、婆子做了个手势,所以有丫环、婆子俱听命往后退了退,跟在太夫人几步开外缓缓前进。

“燕国公世子要娶的是公主,他对舞丫头有想法又如何!”太夫人不悦的道。

如果燕国公世子真的是想娶卫月舞,她当然没什么意见,但问题是现在整个京中都知道燕国公世子要娶的是宫里的公主。

之所以迟迟未诀,还不是因为宫里的两位公主之间也有争议。

但不管如何,他要娶的只能是公主,那又何必来招惹自己华阳侯府。

“这个奴婢着实不知!”宏嬷嬷苦笑着摇了摇头。

“之前说他跟老大说起要让舞丫头当陪嫁的事?”太夫人继续问道。

“话是这样说的,但当时奴婢在太夫人的车前,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这样的事宏嬷嬷可不敢坐实,只能含糊的道,“侯爷那里怎么说!”

“洛文说他有这个意思。”太夫人道。

“那可如何是好……”宏嬷嬷问道。

这事可还真不好办,如果是任何一个其他人,敢说这样的话,必然会让太夫人不耻,自己这里可是堂堂的华阳侯府,舞丫头还是皇后娘娘亲封的静德郡主,又岂会给人做小。

但问题是燕地势大,朝廷想嫁公主,也有着和亲的意思,如果燕怀泾一定要让舞丫头当小,陪着公主嫁过去,也不是不可能。

这么一想,太夫人立时闷闷不乐起来。

卫月舞现在的价值可不小,如果真的跟了公主去燕地,华阳侯府可真是亏了.

“太夫人,应当不会吧,这……那边可是公主,世子可是来了四位,公主还得挑挑捡捡,如果让公主知道燕国公世子还有这想法,一定不会再嫁给他的,那燕国公世子不就吃了大亏了?”

对于这种国家大事,宏嬷嬷知道的并不多,但却知道京中的传言。

四位世子一起进京,而且还多是未娶亲的身份,这目地当然是宫里的两位公主。

市井里早有传言两位公主会在四位世子中挑选出两位,嫁过去,在宏嬷嬷看来,燕世子如果这个时候闹出什么事来,对他是极不利的。

太夫人却深知不是公主挑燕怀泾,而是燕怀泾在挑公主、

“让人多看着点吧,如果燕国公世子再来,第一时间禀报我。”太夫人无奈的道,这事她现在也无能为力。

甚至也不知道应对的法子,实在是这位燕世子虽然到了自己府上,但字只没说什么,而且平常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做事更是占了一个理字。

自己这边想干什么,都不能,就好象一个拳手打在软软的棉花上,没有一点着力点。

还是下次注意点就是。

“是,奴婢知道!”宏嬷嬷点点头。

“老二房里现在怎么样?”太夫人话风一转,问道。

“二夫人一直呆在自己的院子里养病,再没闹什么,二老爷也没有过去,但那事就算是扯过了!”宏嬷嬷小心翼翼的答道。

“哼,她现在当然不敢再折腾什么了,把老二好生生的子嗣都没弄没了,她还想怎么样,我华阳侯府真是祖上无德,居然娶了这么一个毒妇进门。”太夫人咬着牙道,想起李氏之前失德的事,再想想现在洛姨娘的事,只恨不得李氏现在死了才好。

只有李氏死了,洛武才可以另娶名门之门。

前后两件事加起来,太夫人对李氏是一点好感都没,如果不是卫洛武一再的说现在这个时候不宜把李氏赶出去,太夫人早就动了手。

“是太夫人仁慈!”宏嬷嬷不敢置辞。

“卫陵的亲事怎么样了,李府上没说什么吧?”

“没说什么,李府上同意下来,侯爷那边正和二老爷商量走礼的事。”

“哼,不过是一个寄养在我们府上的纨绔子而己,难不成还有什么好商量的,随便走走礼就行。”太夫人不耐烦的道,她现在看李氏以及李氏一家子就没有一个顺眼的。

“是,奴婢知道!”

“郡主,我们回去吧!”书非看卫月舞一直沉吟不语的站在院门口,提醒道。

卫月舞点点头,转身进了清荷院。

方才因为来了一大群男子,院子里大多数的丫环、婆子都躲了起来,这会又重新一个个走了出来,看到卫月舞纷纷行礼。

卫月舞点了点头,进到屋子里,一边让书非去给画末包扎一下手上的伤口。

金铃送上茶水后,帮着书非包扎。

“郡主,是谁在后面主使清心的?”之前的事书非看的清楚,待得帮画末包完,就忍不住问道。

“怀郡王和风和大师来干什么?”卫月舞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淡淡的问道。

“听说是和郡主的婚事有关!”这事院子里好多都在说,金铃之前去送贴子,正巧听到了,还特意的打听了一下,原本就想向卫月舞禀报道。

“我的亲事?”卫月舞的眉头皱了皱。

“是,好象是两府有意结亲。”金铃答道,“侯爷也真是的,郡主那么小,急什么!”

金铃当然不愿意这个时候卫月舞结亲,她心里自家的前后两位主子可是一对,这会要被人拆了,能高兴得起来吗!

原来如此!

怪不得燕怀泾之前一个劲的气父亲,差一点把父亲气暴了,原来竟然是这原因。

卫月舞不由的一阵嫣然,脸上不由的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贴子的事怎么样?”

“几位小姐都接了贴子,但是……”金铃犹豫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