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草莓丝瓜向日葵

到底谁善谁恶,事情真相如何,已经可以写成一本书。

胥翊一到场,现场沸腾了,闪光灯不停地闪烁,人群喧哗,不断地往前拥挤。

为了保证现场秩序,酒店方面做了应对措施,派了保安维持秩序。

禹九亲自主持了记者会,他宣布了今天庭审的结果,现场再次轰动、议论纷纷。

“记者朋友们,你们可以向胥三少提问。”禹九大声道,很成功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现场顿时安静下来。

“胥三少,我是中心日报的记者,请问接下来你会重新回到部队吗?胥家的两位小姐已经越-狱,正府对于此事有什么动作?”一名女记者首先提问,一连丢了两个问题。

为表尊重,胥翊起身回答:

“我不仅会回到部队,还要重建胥字军,至于两位姐姐,她们无罪入狱,避免在狱中遭人陷害,她们选择逃-狱没有任何问题。”

“胥三少,你是在暗指总统府想谋害你的姐姐们吗?”一名男记者立即问。

胥翊没有回避,直言道,“我父亲不是自杀,而是被杀,也是死在第一监狱。”

此话一出,再次引起轩然大-波,不用明说,在场的人都知道胥翊在暗示文礼贤杀了胥军长。

紧接着,记者们丢出更多犀利的问题,胥翊一一解答,发布会结束时,她告诉大众——

扎两羊角辫天真无邪少女一脸纯真小清新写真

“未来胥字军将重建,我胥翊从未背叛过国家,以前不会,现在不会,以后更不会!任何陷害胥家的人,我都不会对他客气,包括正府,包括总统!”

她的一番话,现场起先鸦雀无声,之后掌声雷动,经久不息。

发布会结束,许多记者不肯离去,试图采访到胥翊。

只是胥翊直接离开了,没有停留……

她从秘密通道上了顶楼的总统套房,房间外的客厅中,鹿楠、陆東正坐在沙发上看记者会的回放。

“胥翊,好久不见。”陆東笑眯眯地打招呼,最近的确只能在电视上看到她。

“狱靳司呢?”她问。

“房间。”鹿楠指了指,盯着她冷冽的脸色,眉头微微拧着。

胥翊大步走到门口,推门进去。

卧室内,狱靳司靠着沙发,他手里拿着一本商业杂志,却始终翻在第一页,目光盯在某处。

“发什么愣?”她走过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男人回神,看到她,立即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结束了?”他的长臂环住她的腰,将她带入怀中。

胥翊坐到了他的大腿上,一手抚着他脑后的发丝,轻笑道:“我穿着男士军装,你这么抱着我,不觉得怪异吗?”

男人失笑,挨近她,高挺的鼻梁碰上了她的鼻子,炙热的呼吸吹佛在她脸颊上。

“既然你是男装控,我也只能变成喜欢男装控的人。”说着,他在她唇上一啄。

胥翊一手贴着他的脸,看了片刻,神色渐渐严肃起来:

“狱靳司,我没想过事情这么棘手,现在参议院忌惮胥字军重建,看来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我想等重建胥字军后再宣布自己是女儿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