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予曦麻豆传媒映画访谈

“以慕氏的名义,来为陆氏谋福利,经过我允许了?”

慕少实在是不耐烦的很。

而且面前还是个难缠的女人。

陶小陶面色一变,被戳穿心思,的确有些难看。

但她为了陆莫寒也算是着了迷。

所以,哪怕是厚着脸皮,也想将这次酒会举办成功。

她一心只有老公家的利益,陷入疯狂的爱情中,无法自拔。

“慕少,我们并没直接表明什么,只是的确有人奔着的面子去而已,但是如果有朝一日,浅浅需要我的帮助,我拿命给她都可以,所以我现在需要帮忙,浅浅帮我十分钟,难道我的要求很过分?”

“我们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姐妹,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她现在的情况比我好,所以我希望她可以帮帮我,若是我的情况比她好,我也绝对不会看着她落魄。”

“以前浅浅落魄的时候,我们也是好姐妹,我就不明白,为何她发达了,我们就不是好姐妹了。”

陶小陶一夜未睡,确实不只是为酒会的事情,只是为了洛浅拉黑她的事而已。

“帮是情分,不帮无可厚非,浅浅不是妈,伺候不了一辈子。”

一份清心小自在

“而且,有事的时候,浅浅没有帮过?”

洛浅从没跟慕云靳讲过,她曾经拼死救过陶小陶的性命。

有些事是慕少去调查的。

浅浅菇凉心软,不懂的反击。

慕少可不想让她受委屈,所以便将二人的关系调查了下。

“浅浅从未跟我说过,她帮的事,倒是总喜欢把帮她的事挂在嘴边,所以陶小陶我认为我们家浅浅,已经做的很多了,以后还是不要来烦她了。”

慕少冷漠的开口,想要直接切断两人的闺蜜关系。

从拍卖晚宴开始,他就感觉最好切断两人的关系。

不然,有个陆莫寒存在,对于洛浅来说,将是最大的危险。

听了前面的话,陶小陶沉默的没有说什么。

但是听了后面的话,陶小陶顿时怒了,脸色一变,皱眉道:“慕云靳,凭什么这么做,我跟浅浅的姐妹关系,岂是能干涉的。”

“她是我妻子,保护她是我的责任。”

“我又没伤害她,她真不帮我就算了,至于如此?”

陶小陶气的攥起了拳头。

慕少的话,让她觉得自己就是个跳梁小丑。

慕云靳面色依然冷漠的很,放下手中的文件,沉默片刻,看着她道:“拍卖晚宴、都是陆莫寒先暗示了,才想起找浅浅。”

“拍卖晚宴上,为何会跟陆莫寒在一起,难道不是因为中了药,而那药本来是要下给浅浅的。”

“虽然浅浅阴差阳错的躲过了一劫,但们利用慕氏,也拿下了几个不错的项目不是吗?”

“这次的酒会,还想做什么,继续下药?”

慕氏忽然冷笑一声,眼神凌厉,“没拿下慕氏,那是不想让浅浅为难,回去告诉陆莫寒,他若再敢乱来,我会让他滚出江城。”

这些事即便慕少没有证据,没有正儿八经的查。

但是他看当晚的情况,一猜便能猜出来。

至于这次的酒会,即便不是阴谋。

他也不想让别人消耗慕氏的名誉。

“胡说八道,莫寒才不是那样的人,不是!”

陶小陶的情绪瞬间变得激动起来。

她根本就不相信慕云靳说的,怒道:“证据,拿出证据来,没有证据,我怎么也不会相信,证据!”

她伸手跟慕少讨要证据。

她压根没想过那晚是因为药物所致。

更没想过陆莫寒对洛浅还要企图。

“我不需要提供证据给,言尽于此,以后跟浅浅不用来往了。”

慕少一句话,彻底断了姐妹二人的情谊。

“我才不相信,不信,就是不信,没有证据就是骗子,骗子,凭什么禁锢浅浅的生活,凭什么不让她交我这个朋友,是不是想要让她彻底没有朋友,好控制她的一切。”

“这样就没有人告诉浅浅,其实是个大骗子了对不对,对不对!”

“顾臻,赶出去。”

慕少皱眉,实在是烦了。

他能跟陶小陶说这么多,完是因为洛浅的关系。

不然慕少怎么可能会这么有耐心。

顾臻早就不耐烦了,这次也没客气,上前一步,拖住陶小陶的衣领便揪了出去。

洛浅还在工作室忙。

画了半张图,修修改改,脖子都要酸死了。

“有人吗?”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一个低沉的男声。

洛浅回头望去,便见玻璃门外站着一个年轻男人。

男人有些落魄,手里提着上衣,表情不是很好。

她的保镖跟门神似的站在外面,警惕的盯着男人。

洛浅抽了抽嘴角。

保镖不能这样放啊。

不然以后谁敢来她这看衣服。

“有事吗?”

洛浅笑着起身,走了过来。

“橱窗里的西装是样品,还是售卖品?”

男人指了指橱窗里那件西装。

那是洛浅第一件作品。

今天才做出来,送过来,挂上去没两个小时。

“这西装是我设计的。”

洛浅淡淡一笑,实在惊讶。

没想到作品刚摆上,居然就有人来问了,实在是太好运了有木有。

“原来是服装设计师啊,真年轻。”

男人看了她一眼,也有些诧异。

这么年轻的服装设计师,而且设计出来的西装很有朝气,似乎给人动力十足的感觉。

他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西装,叹了口气,“唉,今天去面试,本来一切挺好,就是因为西装出了问题,质量实在太差了,设计也不合理,对方挑剔的很,本来决定录用我的,结果因为一件西装,我就丢了工作,那可是个大公司啊……”

那个公司是他一直想进的。

而且公司的业务,大多在国外发展,若是做好了……

“是这样啊,那真是遗憾,不过有得有失,下次注意就好了。”

洛浅笑着安慰那人。

那人抬头看了她一眼,挠了挠头,忽然问道:“那设计的作品,只是展示不卖吗,我想买,可以吗?”

那件西装,他实在是太喜欢了。

他更没想到,今日小小的举动,会给洛浅带来了一段新的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