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视频无需安装app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一众记者再度起哄,霍靳西没有再说什么,牵了慕浅的手边准备入场。

然而记者们却显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又拉住霍靳西问起了霍氏的事。

“霍先生之前因为意外受伤才暂时离开霍氏,不知道您打算什么时候再回去呢?”

“如果要回到霍氏,霍先生认为最大的阻碍会是什么?”

“霍先生您怎么看待霍氏接下来的一系列发展计划呢?”

对于这一连串的问题,霍靳西没有回应。

“今天我们是来参加婚礼的。”慕浅说,“公司的事情,大家就别在这里问啦,不合适。”

恰逢有新的宾客抵达,众记者见霍靳西确实不准备回答这些问题,才终于放过他们。

慕浅挽着霍靳西的手臂步入酒店,刚到宴厅门口,就看见了正在门口接待客人的新郎叶瑾帆。

听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可是慕浅看见叶瑾帆的瞬间,就觉得他似乎并没有那么愉悦。

虽然他一身的黑色礼服衬得人格外高挑英俊,翩然出众,可是那双向来温存含笑的桃花眼里,笑意并未抵达深处。

美丽的花花公主

慕浅想,原来她也是见过叶瑾帆真笑的人,以至于现在一眼看到,就知道他并不是真正的欢喜。

至于他不是真正高兴的原因,慕浅懒得深究,只需要他不高兴,她便高兴了。

叶瑾帆原本正站在门口跟施柔以及另外几个宾客说话,一抬眸看到霍靳西和慕浅,他向那几个人打了个招呼,很快就走向了霍靳西和慕浅。

“霍先生。”叶瑾帆淡笑着看了霍靳西一眼,目光若有似无地在他腹部掠过,随后才又看向慕浅,“浅浅,们来了,有失远迎。”

霍靳西容颜平静地与他对视了一眼,缓缓道:“恭喜。”

“谢谢。”叶瑾帆应了一声,随后才又道,“听说霍先生前段时间受伤了,原本一直想要去探望,不过实在是太忙了,脱不开身。再有时间的时候,听说霍先生回家休养去了,怕打扰到的静养,所以也没敢上门。现在见到气色这么好,也算是叫人松了口气。”

“有心了。”霍靳西说,“我当然知道叶先生忙。毕竟婚礼是一辈子的事,能娶到自己心爱的女人,是每个男人梦寐以求的事,不是吗?”

听到霍靳西这句损话,慕浅忍不住笑出声来。

叶瑾帆却依旧是微笑的模样,转头看向慕浅,“一句话不说,就知道笑是几个意思?”

“不是,刚才在外面被记者拉着问话,我都被冻傻了,这会儿才缓过来。”慕浅一面说,一面脱下自己的大衣,“还是这里暖和啊。”

她刚一脱下大衣,旁边立刻有工作人员上前来接过她的衣服,叶瑾帆视线落到她里面穿着的那条裙子上时,目光却蓦地凝了凝。

慕浅身上穿的是一条黑白拼接长裙,小露香肩,勾勒出玲珑有致的身材。

裙子没什么特别,特别的是上身的白色部分,竟然印着一双眼睛。

很明显,那是一双女人的眼睛,双目盈盈,柔情似水,印在礼服上,是非要有个性的设计,并不突兀。

那是叶惜的眼睛,叶瑾帆怎么会认不出来?

另一边,正要入场的施柔一转头看到这边的情形,也缓步走了过来,朝霍靳西和慕浅打招呼:“霍先生,霍太太。”

霍靳西微微一点头,慕浅则伸出手来拉了拉施柔,“好久没见了,施大美人。”

“是啊,气色可真好。”施柔说,“裙子也漂亮。”

“漂亮吗?”慕浅特意又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裙子,炫耀道,“我特地找人设计的。”

“是吗?”施柔道,“哪位设计师啊?挺有灵气的。”

“Yuan.L。”慕浅说,“以后有机会介绍给认识。”

说完,慕浅才又看向叶瑾帆,“叶哥哥,今天是的大喜日子,有的忙呢。我们就不多耽误啦。放心,今天的晚上的婚礼,我一定认真仔细地观礼,将最好的祝福都送给们。”

叶瑾帆听了,目光再度落到慕浅身上的那一双眼上,淡淡一笑之后道:“我一向知道浅浅有心,和霍先生的祝福,我一定妥帖收藏。”

慕浅听了,没有再说什么,挽了霍靳西准备入场。

只是与叶瑾帆擦身而过之时,她手中的手机忽然不小心跌落,正好落在叶瑾帆脚边。

慕浅讶然回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叶瑾帆笑了笑。

叶瑾帆目光略森冷地与她对视一眼,终于还是弯腰替她捡起了手机。

拾起手机时,桌面自动亮了起来。

屏幕上,一个他并不熟悉的叶惜,正站在超市的货架中间,仔细地看着什么。

不待叶瑾帆看清楚,图片一闪,换了另一张在餐厅的照片。

照片里,叶惜正红着眼眶努力地吃东西。

下一刻,图片再次一变。

这一次,是叶惜站在一家宠物店门口的身影。

她站在玻璃窗外,认真而专注地看着里面的小宠物们,唇角微微含笑。

巨大的窗户映出她形单影只的身影,以及微微隆起的小腹——

叶瑾帆目光倏地再度凝住。

然而不待他看清楚,慕浅已经伸出手来,从他手中拿过手机,“谢谢叶哥哥——”

叶瑾帆猛地伸出手来捏住了慕浅的手腕,再看向她时,双眸已经隐隐泛红,脸上都是肃杀之气。

霍靳西一手将慕浅护在怀中,另一手扣上叶瑾帆的手腕,“叶先生,请自重。”

旁边的施柔见此情形,不由得有些发怔,随后自觉地退开了。

叶瑾帆看看霍靳西,又看看慕浅,这才低笑着缓缓开口:“就这么点本事了,是吗?弄这种无聊的假照片,放到今天来刺激我,以为我会相信吗?”

慕浅抽回自己的手来,吹了吹自己的手指,淡淡一笑道:“真不真假不假的,我哪知道那么多?倒也叶哥哥,自己做过什么事情,自己应该清楚才是啊!”

说完,慕浅冲他微微一笑,乖巧地跟随着霍靳西往场内走去。

来往的宾客之中,叶瑾帆面容上的僵冷许久之后才渐渐散去,眼底却依旧是寒凉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