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画映旗下艺人

吃醋能吃成这样?

真吃醋了,总要说点什么表达一下醋意,让她做个保证表个态之类的吧?

起码得谈一谈,这么回避算什么?

沈华浓觉得自己已经妥协了,主动来哄他了,他还拿乔?

想想自己也就嫁了一个人,因为他同一个人两个人格,她还得哄两次,心里也莫名来了气。

人在气头上思维格外不受控制,她突然又想,也许他不是在吃醋,他就是单纯的后悔了?

为了美色舍弃了自己钟爱的事业,现在又后悔心有不甘陷入挣扎了,所以才那么排斥她!

沈华浓冷笑了声,望着他的后背投射了几秒钟的死亡射线,霍庭还是坚挺的走了。

他不是没感觉,只是不知道该跟她说什么,该怎么开口问。

沈华浓深呼吸了几息,也头也不回的走了,霍庭却蹙了眉头,那件事横亘在心里也真的是特别烦躁。

以前他可从没想到自己会有吃醋的一天,忒么的吃的还是他自己的醋,谁能有这奇葩遭遇?

沈华浓边走边在心里赌咒发誓:霍庭,算你狠!我要是再主动跟你说话,我就是王八蛋!

清纯小妹头戴波点发箍清新可人美照

作坊那边昨天已经都安排调整过了,霍国安也不知道想明白了没有,也没有找过来,沈华浓想想也没什么事,她也就没有再过去。

沈明泽前天跟她说过会跟附近的几个医生一块早早的就去市里上课学习,比沈华浓上班的时间要早得多,不过她还是特意绕到诊所那边看了眼,发现这个点哥哥果然已经都走了,门是锁着的。

走出村口才想起特意给霍庭留的早饭,要不是天热不想再折腾走一趟,她都想回去把那锅粥和三块葱油饼给带上喂路上的野狗。

沈华浓一个人孤零零往市里赶,今天运气还算不错,走到半路碰到一辆骡子车,她跟人搭上话,顺了一路,看脸的赶车大汉连路费都没有收她的。

中午食堂上完饭,沈华浓又跟着收拾了一会,就打算去跟刘霞几个借个床铺睡个午觉休息休息,不用带昭昭,也不用赶着下班回去给她做晚饭,也不怕走夜路了,她打算今天上个整班,做完晚饭再回去。

霍庭不想跟她说话,她也不想热脸贴冷屁股,因此也就不用紧赶慢赶的将所有事都堆在中午完成,中午的时间空出来了,正好可以歇一歇。

虽然说她每天的工作量加上兼职其实并不算大,但日复一日又没有假期的日子,也是很累的,今天一放松下来,再加上天气闷热,被阳光这么一晃,整个人感觉格外的疲劳。

刚忙完洗了个手,正要脱了工作服,就听见有人在外面喊:“沈华浓是不是在食堂职工!人在不在?有她的信和包裹单!出来拿一下!”

沈华浓愣了愣,等后门外的邮递员又喊了一遍,她才赶紧跑了出去。

“你是沈华浓?”

沈华浓点头,指了指自己的工牌给邮递员看。

邮递员递给他一张包裹单和一个白信封。

沈华浓诧异的接过来,谁会给她写信啊?还邮寄包裹?

“包裹单尽快去城东邮局取,下午五点钟关门,带上单位开的证明信!”邮递员说完支在地上的腿一收,骑着自行车就走了。

沈华浓先看的包裹单,这玩意她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跟快递单子也差不多,先看了寄件地址,看清楚顿时就笑了。

是沈克勤寄过来的。

信封上的地址也一样。

沈华浓自己没有手写信的习惯,跟沈克勤联系也就是打电话,再约个时间让纪为民给他传话。

现在距离沈克勤离开过去半个月了,她也就打了两回,第一回说上话了,第二回纪为民人都不在,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说他没空,沈华浓想想他们的任务,也就没有再打过了,还打算领了工资再打电话问问,压根都没有想过还能写信。

没想到沈克勤的包裹都寄过来了。

沈华浓看了下邮戳,包裹单上显示的日期是二十一号,就是说他刚到药研所那天,顾不得休息就先去邮寄了包裹,比她第一次打电话的时间还要早一天,可能是刚得了东西第一时间就给她寄过来了。

竟市距离药研所所在地并不算特别远,现在的火车跑得慢,得走三十多个小时,这包裹二十一号寄出,三十号这就已经收到了,在现在这都算是特快了。

果然是资本家作风,刚有了钱就这么败,邮寄的什么需要这么赶时间送来?

沈华浓先看信。

沈克勤的字写得特别好看,遒劲有力,反正她还没有看过谁的钢笔字写的比沈克勤的更好看,一点也不像普通医生写的字总想让人不认识。

信中的内容跟他在电话里跟沈华浓说的也差不多,无非就是说已经到了药研所,那边的环境挺好,工作氛围很浓厚,共事的同事中还有他的同学,认识的人也有几个,沈明泽和沈华浓都认识的还给列了几个名字,说相处得不错,生活也很好,大家互相友爱一心为社会主义而努力,让沈明泽跟她不要挂念。

“刚来中心就发了一些生活用品,什么都不缺,还有些是你郑叔叔送给你们的,没想到你们都没来,就邮寄回去了”

这封信一共写了三页纸,有两张纸都是说那边多好,不过十分好沈华浓也只信三分,剩下的一页是嘱咐沈明泽、沈华浓兄妹俩的话,在临走之前就都说过好几遍了,她看着都能背下来。

沈华浓本身不是个感性的人,可默念完这封谈家常一样的信,她眼睛酸酸的,心里有股强烈的想要追着沈克勤过去的冲动,还是想当被爸爸宠爱的小公主!

她在食堂后门口把信看了三遍,才拿着包裹单去了趟后勤开了介绍信,然后去邮局取了包裹。

包得密密实实的一个大纸箱子,沈华浓在邮局就借了工作人员的小刀拆开看了,里面有两罐奶粉,一罐麦乳精,两盒肉罐头、两盒鱼罐头,还有一盒铁皮盒子装着的进口水果软糖,沈华浓打开铁皮盒子看了看,里面除了糖果,还塞了几张国通用的粮票。

沈克勤在信上有写,这些是还给霍庭的,霍庭之前给他兑换的几张带过去没用上,药研所每个月都给他们发粮票,够吃了。

沈华浓猜奶粉和糖这些应该是郑军舵送的,现在物质这么紧缺,这几样都是很不容易弄到的紧俏货、高档货,肯定不会是药研所给发的,除了机关领导,别的单位很难有这么好的福利待遇。

至于肉罐头和鱼罐头应该就是沈克勤自己的分例了,就不知道是多久的分例,都寄回来了他还吃什么呢?

沈华浓原本计划好的午休还是没有休成,她抱着箱子就往供销社跑了一趟,手上没钱,她打算找刘信芳开后门,拿肉罐头、鱼罐头换了点儿其他的东西。

鱼罐头是沙丁鱼,竟市是个内陆城市,距离海挺远,这种鱼罐头在这边的价格还不低,也很难弄到,刘信芳也没找别人,直接都自己拿了,一并给沈华浓包了半斤黄花菜、半斤木耳、三两笋干栗子和一小瓶香油,一包干辣椒和三两芝麻。

沈华浓感觉这已经很是优惠了,没好意思占别人太多便宜,她又将进口软糖给刘信芳分了一半,等回到食堂才发现纸箱子里不知何时被塞了两斤白糖。

因为这个包裹和这封信,因为这两斤白糖,沈华浓的疲惫部都一扫而空,没睡午觉她照样充满了干劲,琢磨着等回村之后再找村里人买点儿晒得干透的萝卜干,买点黄瓜、莲藕、花生和小咸菜,做两坛子八宝菜回头也给爸爸寄过去,让他也能有个下饭菜,不至于天天吃食堂的大锅饭。

多做点儿也给他同事朋友分一点,她还琢磨着等天气凉了,再做点儿鱼糕鱼丸、香肠、腊肉给邮寄过去,虽然肉价不便宜,她的工资也不高,但她自己的伙食总是差不到哪里去的,绝对不会比爸爸的差。

八宝菜的腌制差不多需要一个月,邮寄出去的事还不着急,沈华浓想着是不是先给爸爸回个信?打电话也不是总能碰到人,写信总是可以收到的,而且收信的感觉,老实说还挺好的。

沈华浓从邮局往医院走的时候,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马路都被太阳晒得反光了,路上也没几个人走动,她一路踩着树荫走,心里想着事情,倒也不觉得特别热。

秦卫南住在医院附近的招待所里,中午小憩了一会,这会刚起床,正打算去医院伺候自家老爷子,刚拉开窗帘就见着沈华浓进了马路对面的邮局。

看见她,秦卫南就想起了父亲让他转交一些东西给沈华浓,秦存诣觉得没什么必要并未跟儿子多说什么,不过秦卫南也不傻,猜到父亲是想要感谢沈华浓对爷爷饮食的上心,爷爷这阵子都是跟乡邻在吃食堂,不管味道好不好,反正他吃的挺开心的,天这么热,胃口反倒比从前还要好,感谢沈华浓也是应该的。

正好秦卫南也是个喜欢跟人算的清清楚楚的人,正怕沈华浓做了那一点儿讨好爷爷的事就想要索回报,或是借故接近他,他很积极的将两个用牛皮纸包包着的海货拿出来了,打算等会在路上就拿给她。

这也是秦卫南的一点小心眼了,他担心到了医院人多眼杂的,沈华浓会借机跟他攀关系。

很快他就被打脸了,沈华浓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他想得怕是有点多了!

秦卫南在楼下大堂里见到沈华浓从邮局出来,就跟着出了门,他先是站在马路对面喊人,跟着又跑到对面跟在沈华浓身后呐喊,然而沈华浓都没有听见。

直到秦卫南跑得一头汗、一脸不悦的挡在她前面,她才用同样的不悦视线瞥了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