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荚哗哗官方

终归是有些不忍,洛歆出声叫住她:“沈冰!”

听言,沈冰这才回过头来,风中的她脸色有些苍白,“怎么了?”

洛歆两步走到她面前,看了看她的行李,之后轻声道:“这么重的行李一个人提会累的,让陈靖送回去吧。”

唐小雪听到这话也蹦了过来,点头道:“对呀,让陈靖送回去吧,要不然这么远一个人怎么回去呀?”

“不用了,不远的,前面有公交车站,我自己坐公交车回去就行了。”

“公交车站?”唐小雪惊呼出声:“提着这么一箱行李自己去坐公交车?会很累的吧?”

“不会啊,我上次来也是这样的,都习惯了。”她扯唇笑笑,似乎真的不在意一样。

“啊?”唐小雪露出叹息的表情:“爸妈不来接的吗?”

沈冰摇头:“爸妈太忙了,这次进部队的名额也是好不容易才争取到的,她们平时已经很累了,我不想再让他们劳累。好了,说这么多我该回去啦,已经打过电话告诉家里今天要回去,要是再不回去我爸妈该担心了。”

“这样吧。”洛歆回头看了乔子墨一眼,之后又看了看陈靖,之后才道:“反正我们也不急,就让陈靖先送回去好了,我们也跟一起,等送完,我们再回来。”

听言,沈冰有些错愕,似有些不好意思:“这怎么可以?让我们都陪我跑一趟,那岂不是太麻烦了?”

“麻烦什么呀?沈冰,还拿不拿我们当朋友呀,要是当朋友就别说这么多咯,走吧走吧!反正车子大,坐得下,陈靖时间也多!”

娇嫩少女水灵大眼席地而坐

说完唐小雪领先就上了车,陈靖跟在后面给她提着行李,刚搬下车的行李这会儿又重新搬上了车上。

“走吧,不用客气的。”洛歆说着主动接过她手中的行李,沈冰这会儿也不好意思再拒绝,只好跟着上了车。

洛歆要跟着去,乔子墨自然也不会独自离开了,便跟着上去。

因为洛歆和乔子墨是来接她们的,所以开的是路虎车,而陈靖开的则是部队的军车,洛歆替沈冰提好行李之后,正准备上车的时候,手腕上却是一紧,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被乔子墨拉到了他的路虎车上去了。

坐在车里的唐小雪看到这一幕,会心地笑了笑,拉着看呆的沈冰坐上来,一边道:“别看啦,洛歆是要跟首长坐在那边的,还是来和我坐在一起吧。”

“哦!”沈冰应了一声,之后坐到了唐小雪的身边。

于是空地上只剩上乔依依一个人了,她站在原地愣了半晌,这才拖着行李跑到乔子墨的车子旁边,看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洛歆,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之后看向乔子墨轻声道:“哥哥,带着依依一起吧。”

乔子墨不悦地蹙眉:“不回家?”

听言,乔依依有些错愕:“可是,我怎么回去?”她可是提着一袋行李啊,而且陈靖要送沈冰回去,他不让她上他的车,难道要她自己走回去吗?

乔子墨看了她一眼,之后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之后便挂掉,而后扭头对她说:“在这里等一下,戚叔马上就来接了。”

“可是哥哥……”乔依依还想再说什么,乔子墨却径自将车窗升起,她的声音一下子就隔在窗外,再也听不到。

乔依依很是愤怒,不断地拍打着他的车窗,急着想要说什么,可乔子墨根本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启动油门,车子就开了出去。

等车子开走以后,乔依依气得脸色发白,五官扭曲得不成样子,将身旁的行李用力地踢到了一旁,愤怒得不行。

洛歆!!都是因为这个贱人!啊啊啊!害得哥哥居然将她丢在这里!

旁边有出租车司机经过,看到这一幕,便好心地下车来询问:“这位小姑娘,要不要坐出租车呀?我这儿可是很便宜的哦。”

乔依依心情真烦着呢,居然还有人来烦她,她回头恶狠狠地扫了他一眼,冷声道:“滚!给本小姐滚,本小姐需要坐那破出租车吗?”

出租车司机也是好心,看她一个人被丢在路边没人带,这才下车来的,而且他做的是正当生意,车子也是刚租的,虽然不是新的吧,但也不算破吧。

可这小姑娘居然出口这么恶毒,说他的车是破出租车,还恶声恶气地叫他滚,一下子就不悦起来,嘲讽道:“我说这小姑娘怎么回事哟,我也是好心问,居然就这态度,怪不得会被别人抛弃啦!”

“说什么?”被戳中痛处的乔依依目光一冽,瞪向司机,“再说一次!”

“我说被抛弃了也是活该,说话这么难听,难怪别人不让上他的车。按我说呀,这种人就应该……”司机还在滔滔不绝地讲着,反正他又不害怕,对方是一个小姑娘,她就算再生气也总不至于会上来打人吧?打人就打人呗,她一个小姑娘能有什么力气,顶多算是挠挠痒。

乔依依听着那不堪入耳的话从他嘴里冒出来,本来无处发泄的怒火烧得更加旺盛,她垂在两则的手紧握成拳,关节啪啪作响。

任她是个小姑娘,一年前可能一点力气都没有,可是一年以后……她早就不是那个什么都不会的乔依依了。

她经过特别的训练,虽然在里面成绩算是最差的,可拿到这外头,对付这些该死的臭男人也是绰绰有余了。

不想再听他说下去,乔依依几步就闪到他面前,握紧拳头直接朝他砸了过去。

“啊!”司机本来还在说着什么,却见她突然以迅雷不耳的速度冲到自己身边,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一拳砸同了他的脸,之后再伸脚一踹,他整个人就被踢出去好远,横躺在路中间。

远处一辆车子朝这边开来,他吓得瞪大眼睛,想逃,可是身体却痛得躲不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辆车子朝自己辗来……

……

另一边,唐小雪得意地笑道:“哈哈,真的是一出好戏,这个唐小雪也有这一天,如果她上我们这辆车的话,或许还有机会上来呢,可她偏偏要用鸡蛋去碰石头。”首长那醋坛子,巴不得多找时间和洛歆单独呆在一块儿呢,她居然还要去横插在两人中间。

可能吗?不可能嘛!所以她是自作自受,被丢下也是活该。

沈冰抿唇,轻声道:“乔依依?乔首长,他们俩……”

“嗯!”唐小雪点了点头:“那个乔依依是首长同父异母的妹妹,怎么样?她是不是很讨人厌,仗着自己的那点破身份就狐假虎威,还真把自己当成千金大小姐了,这下可好,被丢在路中间,有她好受的。”

“可是这样……不会出事吗?”总归是个女孩子,丢在路上不会遇到坏人吧?

唐小雪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道:“不会的,虽然她是个女孩子,可是别忘了,她和我们一样,刚从部队训练完出来,遇到坏人,坏人想占便宜,觉得有可能吗?”

听言,沈冰头想了想,“的确不太可能,可是……”

“可是什么?像她那种人,要是遇到坏人才好呢,让她吃点教训,要不然老是自以为是地欺负别人。”

陈靖在前面开车,也附和地点头:“乔小姐的确有些骄纵过头了,不过们不用担心,首长已经给戚叔打过电话,戚叔一会就会过来接她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真是便宜她了。”

……

洛歆无语地看着乔子墨,虽然能猜到他不会让她上他的车,但至少会让她去陈靖的车上吧,就是想不到他居然会一个电话过去以后就将她丢在原地。

看到当时乔依依那气急败坏的模样,想来都有些好笑。

“乔子墨,这样做是不是太不厚道了?”思索了半晌,她才出声问道,“怎么说,人家都是的妹妹呀,她想坐的车,不让也就算了,还把人家丢在那里,就不怕她遇到坏人?”

“怎么?”乔子墨一边转着方向盘,一边斜眼睨她:“想让她坐上来?”

洛歆摇摇头,“但总归不能把她一个人丢在那里吧,虽然说戚叔要来接她,可也要一段时间才能到。”

“她的身份暂时还没有人敢动她,而且她刚训练完出来,觉得坏人有她办法?”

听言,洛歆也觉得有理,点头:“好吧!”只是实在想不到乔子墨会这么坚决就是了。

“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乔子墨突然出声问道。

他没有说是什么事情,可是洛歆却知道他是在问什么,因为这件事情她只有和他说过,而且只有她们两个知道,她暂时还没有告诉别人。

“她说自己的家庭很艰苦,可是我之前观察过,她的手上有很严重的茧,而且一看就是积累了很多年的,如果她平时只是在家里做重活的话,手顶多也只是粗糙一些,绝不会像现在这样。我怀疑她经过很严格的训练和考核,估计她才是最深藏不露的那一个。这次是个好机会,我想看看她家里到底有什么人,也想查查她到底是什么身份?”